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玉米地-2
玉米地-2
一个警察走到我娘面前,看上去30多岁。“是杨光前的家人吗?”
我娘点头说是然后就急切地问:“为怎么要捉我老公!”看来娘还是担心爹!
警察看了看我,在转头看了看娘说道:“你丈夫这三年一直在坂卖毒品,从云南毒枭购入海洛因再转手到广州变卖,据我们调查他已经扳卖了不下20斤海洛因,在潜逃过程中还枪杀了一名警员。现在我们捉他回去交给广州警方审讯!”说完,警察上了车也开走了,车子很快消失在黑影中,一切都那么死寂!
完警察的话,我的心情变得无比沉重!20斤海洛因?枪杀一名警员?这不是滔天罪行吗?爹小时候虽然常打我屁股,但是我也不相信他会做出这样要陪命的事情来,可是警察的话不可能有假。
才爹愤怒得揭开我和娘的“奸情”,他既然枪杀过一名警员,所以在愤怒中的他把我跟娘宰了也希奇,可是爹毕竟没那么做,也许这也是人们老说的“虎不食子”吧。
我本来以为爹爹对我早已经没有父爱,但是我错了,虽然相对很多人来说,是微薄了许多,可是在最后的时候我还是为他感动了。我不知道爹为怎么突然回家来看望我跟娘,也许他冥冥之中也知道自己日子不多,回来看我们最后一眼!
广州,在穷人的眼里是发财的天堂,房子,轿车,女人一样样让人心醉的东西,所以那些穷乡僻壤的年轻人都戴着一场春梦奔赴这块天堂。可是他们来到这里后才发现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,这里有一掷千金的老板,但却不是他们,那些白手起家的只是一场空空的梦。
他们没有技术,没有学历,只能做些又苦又累的脏活,到头来得到的那几个钱去租个小房间都不够。于是他们只有找捷径,打劫,卖淫,诈骗等等,而我爹只是选择了一样最快让人发财的的路——贩毒!
悲哀啊,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,想要改变穷苦的命运没有捷径,急功近利换来的只是一声公正的审判,一个无私的严刑。
我扶着娘回到家,我真害怕娘会一离开我的手就会跌倒,可是娘显然比我想象中的坚强多了。我知道这一别已经再不可能看见爹回来打我的屁股了,双重死罪!又有谁能躲得开呢?
回到了房里,关上门开了灯,娘坐到了床头,目无表情。过了好久她终于叹了口气:“民儿,以后我们真的看不到你爹了!”
“我知道!”
“没想到你爹会沦落到这一步,想当年刚下广州的时候,他是个多老实芭蕉的人啊!”娘甚至想哭出来,她的心痛啦。
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,只有坐在她身边让她依着我的肩。
“民儿,以后我们娘俩的日子会更苦啦!”娘说完吟咽起来,眼角挂着泪。
“娘,以后我会照顾你的!”我想起爹被押送时对我的叮嘱。
“民儿,好好照顾你娘!”难道真的是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?
我说完,娘把头靠到我肩上似乎这个肩膀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,就是这一靠,我感觉莫大的责任感必须去承担,这个家里需要个男人,而我再也不能像个孩子一样。我必须像个男人一样活着,不需要多光彩夺目,至少要给娘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。
我们娘俩就这样依靠在一起了10多分钟,这个夜我们是睡不眠了,就这样静静地度过吗?我不知道干什么,只有环顾四周,觉得没什么看啦就看自己的身体,当我低下头去看时我才发现刚才情急下我穿错了娘的裤子,而娘现在穿的也是我的裤子。
“娘,我们穿错裤子啦!”我终于不再沉默啦。
“你才发现吗?你刚才穿了我的裤子就跑出去啦,我想喊都没来得急!”原来娘早意识到啦。
“刚才急,没注意那么多,我内裤都没穿就跑出去啦!”我说着,回头找了找,在床边找到了我的三角裤,而在不远处放着另外一条花色内裤,不用说那一定是娘的。
“娘,你也是没穿内裤就跑出去了呀?”我说完就张手去摸娘的屁股,虽然搁着一层布料,可是没有内裤却也还是十分肉感,娘扭了扭屁股身子晃动起来,奶子在胸前一摇一摆。
我这时才发现,透过娘的上衣,能清楚看到娘两个乳头的位置,那两个乳头现在正是直立着撑着上面的衣服,所以显尽了轮廓,原来娘上面也是真空的。
我一下子来了兴致,用手指弹娘胸部隆起的乳头。
娘面露不快,“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玩?……”娘的责备怪怪的。
“不是我有没有心情玩,只是没心思睡觉!”我解释说,手指还是一直套弄着她的乳头。
“哎,反正今晚也睡不成啦,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!”娘无奈的说:“就当给你爹送行好啦!”说完娘脱下了穿在她身上的我的裤子,里面果然没内裤,而我也脱下了我穿着的她的裤子。
我们这次再也不用爱捂啦,娘还是像小狗趴到了床上抬高了屁股,而我就开门见山地肏可进去……
这一夜风吹雨打,是不眠夜!
玉米地第七部
爹走了,娘也不是很快乐,所以整个假期,我都尽力多干点农活,有时候我感觉好累,但一想起爹被压上警车时得嘱咐“好好照顾你娘”,我就不敢怠慢。
就这样初三得最后一个假期,我又长高了一点,胸膛又宽阔了一点。
在娘失意的时候,我悄悄抗起了家里的农活,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娘也恢复了原本的笑容。
就在全村子都以为我爹被捉走我跟娘一定被击倒的时候,我们却好好的过着自己的生活。
白天的农活是很累,但是晚上娘就会睡在我身边,娘对我说:“本来她很绝望,但是这些天我给了她希望!”还会问我累不累,帮我捶下背,我说胳膊酸了,娘就会给我揉揉……
最困难的时刻我们顶过去了,可是有一个人却缠着我,我开始惧怕看到她,在村头不小心碰头时,我都是饶头跑开了,那个人就是金凤婶!
这天中午我跟娘就坐在桌子前吃饭……
“大姐,在吗?”
我颤抖了一下,那是金凤婶!
“妹子,过来坐,我给你盛碗玉米粥去!”娘起身去打粥啦,而我装作没事继续喝粥。
婶子坐到了我旁边,见娘在背着我们打粥就在我腿上狠狠捏了一下,我明白那是她在责怪我这些天老是躲着她!
娘把粥盛来时,婶子大方的接了过来,村里的乡亲大家都熟得很,没什么客套的。
“妹子来找我是不是啦,我上街买衣服来啦?”金凤婶隔几天就来拉我娘上街全村子的人都知道,他们在县城碰上的两个人都是一双!
“大姐,你最知道我想啥啦!后天我们赶集去!小强他爹刚给我汇了300元回来,正好给我添条裙子!”
娘听婶子这么一说,面容不适,因为婶子说小强他爹时候,我娘自然也会想起我爹,可是前些日子……
“大姐,今天我找你还有些事!”
“妹子你说!”娘总是爽快的。
“大姐,你也知道我家小强现在读小学4年级,他捣蛋得很,整天不写那些假期作业”婶子发牢骚啦!
“小强很聪明呀,多教教也会乖的!”娘鼓励说。
“大姐,我那小强如果有你家民儿一半听话,我就谢谢老天啦!你看过几天开学啦,他假期作业都没做几题!”
“那就赶快做完呀,还有几天时间呢!”娘道。
“我那小强苯着呢,做不了呀,非要找杨民哥帮忙!”婶子提高了嗓子,深怕我没听见。我低着头不敢看她,这女人果然是个厉害角色,冲着我来还那么多名堂。
然而娘却不知道我们之间的秘密,她们就一个拉一个推地把我轰出了门。
娘回去洗碗了,我只好跟着婶子往她家里走,十分不情愿地跟在后面。我知道接下去将要发生什么,那正是我害怕的东西!
“你倒是走快点啊!”婶子催着我说,毕竟我们不是外人,娘不在她也不用说客套话。
“婶子,一会教完小强作业我就走了啊,五里那边要收玉米!”我当然知道先理后兵,一会逃跑也理直气壮!
“急啥?收玉米让你娘去收不就行啦?”婶子有点恼火。
我也不想惹她,只好走一步算一步。
进了婶子家门,我就喊起来:“小强,民哥找你玩来啦!”
“别喊了,小强去水库捉鱼去啦!”婶子不耐烦了。
“那你还叫我来帮他做作业!”我故作气装,转身想熘出去,其实我早知道婶子用意。
婶子一把拉住我的手,她到底也是个有劲的庄稼人!我又不敢强行推开她,拉拉扯扯好一阵。就在我左右为难时候,门口出现了个人影——二牛!我一下子就解放啦,因为婶子看到二牛的时候立刻松开了手。
“杨民,你来这里做什么?!”二牛带着怒气,他一定不乐意刚才婶子那样拉扯着我。
“二牛,婶子叫我教小强做作业,你也知道假期作业做不成开学要挨骂的!”我解释道。
“多亏了杨民啊,小强开学就不用挨老师骂啦。这不刚做完作业,也到吃午饭时间,我叫扬民在我家一起吃,他死活要回家喝粥呢!?”婶子在一边附和,我算是佩服这妇人,因为她几句话就可以把刚才为何拉扯我解释得清清楚楚,坦坦荡荡!
“哦,人家回家喝粥你就别为难人家,杨民你还不赶快回去,你娘一定等着你吃饭哩!”二牛想蒙我,谁不知道他是在打发我,自己单独和婶子在一起,接下去发生什么事就不言而喻。
“我肚子也饿了,先回家喝碗粥!”我终于可以大摇大方地走了,出门时我回头瞄了婶子一眼,我看见二牛在推着婶子往屋里走,婶子不情愿,双眼恶狠狠地瞪着我。我也顾那么多,熘了再说。
我边走边坏笑,二牛这小子今天算是帮我个忙,记你一个人情!
可是当我一想到二牛跟婶子在房里“干活”的时候,我仿佛受到了刺激,小弟弟一下子硬了起来,我知道我现在也非要“干活”不可,我加快了脚步,而那根勃起的棒子就像指南针一样朝回家的方向,娘,在家里。
进了门,娘果然在那里洗碗,我高兴地揍上去,用棒子在娘得屁股眼顶了上去,“我回来啦,娘!”我在给娘传递信息,她明白我的意思。
“不是给小强做作业吗?怎么那么快回啦?”娘问着,把两块屁股合上,把我得肉棒夹个严严实实,暖暖的。
“小强趁他娘来找我时候跑去水库捉鱼去啦!”我灵精地摸着娘得屁股道,是啊,我们好些天没有好好享受一下了。隔着衣物,我把肉棒肏入娘的垮间,而娘也受不了这刺激,扔下手中的碗筷朝我得房间走去,她牵着我的手,我知道她也想要。
到了我的房间里,娘主动为我脱去上衣,看见我越来越明显得胸肌,她埋下头去吻了一下。“这些天你受苦了吧!一个人干那么多活!”
“娘,没什么!”我挺直了胸膛,这些都是艰苦磨难才造就的肌肉啊!
娘看见怎么不心疼心爱。她摸着我得胸肌,含着我的小乳头,娘那么主动,显然这些天我默默地支撑她都看在眼力,付出就有回报。
娘让我坐到床边,然后解开我的要带,而我则提起脚让她轻松地脱下我得裤子。我坐在床边,小弟弟直鼎鼎屹立着,龟头也红润饱满。娘跪坐在我跨间,把那灵巧的舌头吐出来,饶着我的龟头划圈,我就像被电击一样,全身麻醉,十指紧扣娘得背部。
当娘齐根把我得棒子吞入口中时,我“呀”地呻吟起来,或许娘可以去做个音乐老师,吹口琴或者吹萧一定很出色,不然我不会那么舒服,欲仙欲死!
娘的口技越来越厉害了,我只好躺到床上求饶,才被她这样吹了几分钟,我明显已经感到尿意啦。
“看见你这几天辛苦,我才这么主动服侍你,你看你,那么快就要做逃兵?”娘也倒在我身边道。
“打死也不逃!”我用手以撑又立刻坐了起来,然后把娘也拉了起来,我把她抱在腿上让她背对着我。娘几乎是坐在我腿上被我脱掉下半身的,而上身却衣宽整齐。
其实背对着我抱住她感觉还真不错。我的双手可以穿过她得小腰,伸进她的内衣里摸她白嫩的奶子,捏了又捏,揉了又揉,鼻子可以靠在娘的头发了,闻着它的香味!
娘背对着被我抱在腿上,只好两手抓着我的棒子上下套弄。我弄她的奶子,她弄我的棒子,配合愉快。
“娘,让我进去!”我用嘴在娘的耳边吹着微风如是说。
娘一手抓着我得棒子,一手掰开她得阴唇,龟头得到引导,来到阴道口,娘稍微抬一下屁股再坐下来就可以把我得棒子吞进去了。娘于是再也没肉棒抓了,两手放到自己的奶子上摁着,当然,我的手早已经在那里揉着啦。
这时候我才发现一个秘密,原来我的棒子不仅可以抽肏娘的屄,原来娘在我上面时,她也可以转动着屁股,以我得肉棒为中心,以她的屁股为半径旋转。
“娘,这样都行啊!”
“傻样,还有很多呢!”娘挖苦我!
“那你每天教我一样……”我脸靠在娘背后,手把她得腰搂得更紧了!
“傻瓜,又不是读书,有什么好教的,多来几次你就都熟完啦!”娘打趣道。
“那好,我们天天练习!”说完我屁股往上一顶,肉棒冷不防把娘刺了个正着。
“呀”被我偷袭成功,娘吃了一惊,忍不住叫了起来,声音好大!然后偷偷笑起来,看来刚才那出其不意得偷袭刺得她心花怒放。
打铁趁热,就在娘还没准备好时候,我提起屁股肉棒又狠狠刺进了娘得屄里,果然不出意料,娘又“呀”地叫起来,声音更大了。
“轻点,你这样肏法我忍不住会叫的,小心被人听见!”娘提醒我说,现在还是大白天呢!
听娘这么一说,我转过头朝窗望去,窗帘还是放好得,但隐约好象有脚步声。而我和娘正在兴头上,也没在乎什么。
还是坐在我腿上,不过已经正面对着我啦,显然她比较喜欢正面坐在我垮上,因为她这样可以摸我得小脸蛋。我终于解开了娘的扣子,把她上身也脱个赤裸。
把脸贴到娘的乳房上久久不离开。而娘就继续转动着屁股刺激着我的棒子。
“娘,转快点~!”我含着娘的乳头下“命令”,娘果然加快了转速!
“娘,再快点~!”我得寸进尺,娘于是转得更块了,连我大腿和她屁股摩擦的声音都响亮起来。
“娘,再快点~!”我继续催着!娘的屁股转得越快我越舒服,也不顾什么了。
“你以为是马达啊!”娘抱着我的头,屁股还在不停的转动着:“我的腰都酸啦!”
“那换一下位置吧!”
“不用了,我继续扭下去,看你能坚持多久!”娘笑着说。
娘就这样不停地扭动着屁股,我的棒子在她得阴道里四处受敌,“处处碰壁”,我不出几分钟就忍不住了,我知道要射了,就抬高屁股顶住娘,显然娘把我的一切都看在眼里,阴道夹得更紧了,但屁股扭动却没有半点慢下来的意思。
当我无法在坚持一泄千里时,娘扭得更凶了:“别软下了,我也快好了。”
听娘这么一说,我于是活活撑着,不多久,娘终于来了。而她一直疯狂转动的屁股也逐渐减速,直至最后定在我腿上不动。
我看了看我们结合的地方,我的肉棒还肏在娘得屄里,逐渐软了下来,而我们两的阴毛都湿得一塌煳涂,是淫水,是精液……
我们就这样相拥睡着了,一个美妙的午觉!
玉米地第八部
一大早我就和娘来五里地收玉米,因为再不收都不行啦,我们要把玉米地收拾干净才能种上新得庄稼。
我们在地里边干活边聊,不知道不觉时间也过得飞快,还好今天老天作美,太阳几乎不能出来做辣,满天得白云把它遮严实,就算稍微露个头也很快被云给掩盖过去。天气好,我们娘两干活也轻松,就连到了午饭的时间还没收工。
“哟!你们娘俩打算不吃饭了是不?”远远传来一个女人得声音。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,原来是金凤婶!
看到他我就害怕,特别是昨天丢下她和二牛在房里,她一定对我恨之入骨!
“妹子,几点啦?”娘问道。
“大姐,我出来时候都看见2点多啦,现在应该2点半了吧!”
“哦,那么晚了啊。干活一直没注意,你不说我都不知道自己饿得慌!”娘摸摸肚子,空空是也,是啊,我们娘两大清早就出来,下午快3点都没吃午饭,能不饿吗?
“大姐,这样不行呀。饿坏了肚子不就亏了,你看看杨民都快伸不直腰了!”
该死的妇人,竟然拿我来做武器。
娘回过头问我:“民儿,饿坏了吧!”娘很关切我,毕竟我是她的全部。
“娘,不饿!”我收缩肚皮说,其实我早就饿了,只是想早点把活干完,明天就轻松点。
“别说瞎话!我先回去煮粥,你早点回来就是。”娘说完转身加快步伐朝家走去,不一会就消失在转口处。
婶子还真实个心计人物,一两下就把娘打发了,现在整块五里玉米地就剩下我跟她了。我心跳得厉害!
“没良心的!昨天你跑死哪去啦?”婶子破口就骂。
谁让我丢下她一个人,看来她一定被二牛“欺负”啦,现在把怒火发泄在我身上!
“婶子,二牛找你有事,我总不能妨害你们吧?”我装着委屈。
“二牛那混蛋找我还能干啥事!”婶子讽刺我,她真的生气啦。
我不知道什么说话了,低下头继续干活,不敢正视她那凌厉得目光!而她就站在我身边肏着腰看我玩花样一般!
“后来你为怎么不来找我!”看来这才是婶子发火的要害!
“二牛在你家,我能做什么,我又打不过他!”我很理正,二牛那家伙满身横肉,村里谁都知道。
“我5分钟就把他打发了,在房里等了你半天也不见你进来!”婶子埋怨道,看来昨天我真的让她失望了。
“不会吧,5分钟就走了?二牛他……”我惊讶得很!
“二牛亏长得人高马大,谁知道是个早泄的鬼!”婶子怪不得对二牛那么反感,原来如此!
“那你还跟他那个……”我疑惑,婶子既然那么贬低二牛,她为怎么还跟他上床!
“我只是不小心栽在他手里,你以为我愿意吗?!”金凤婶说完一脸的委屈,原来她也是情非得以。
我这下倒不知道说什么好,还是继续低头干活。
倒是婶子先发话了:“你老实跟我说,昨天中午干嘛去?”
“我回到家就睡着了,我爹不在了,我每天都干一大堆活,太累啦!”我尽可能取得她的信任。
“回家睡觉?哼!到底几个人一起睡?!”婶子厉声具色。
“废话!当然是我一个人!”我也发怒了,因为昨天中午是娘给了我一个美妙的中午,现在被这个局外人责问,我心情极度不爽,原本对她的担心却全部消失啦!
婶子轻蔑地看着我,那嘴边还露出鄙夷的笑:“喊得大声就行了吗?我在窗外全部听见了!”
啊!我的心头挨了一个闷棍。昨天我在房里肏娘的时候,隐约听见窗外有人的脚步声。现在看来不是好象,而是千真万确。这个可恶的妇人打发完二牛竟然来跟踪我,还在窗外偷听我跟娘说话!
“你怎么知道我跟娘在房里?”我惊奇地问,但声音也压得微弱。
“你们叫得叮当响,不听见才怪!”
我听她说完,后悔万分,我本来就不该趁娘不注意偷袭她,让她惊叫。乐极生悲,被这个妇人发现了我们的秘密!
我站在原地,面无表情,变得那么无助!
“哈哈……”婶子大笑起来。
我知道她那是胜利的喜悦,只要她手中有我的把柄,那么我就再也不能避开她的纠缠,甚至不能让她不愉快。我站在她面前变的微弱,无力,就像个被缴枪的“战俘”,只等她来蹂躏!
“看把你吓的!”她嘲笑我的鼠胆,“你爹长年在外,你们娘两睡到一张床上也不希奇!”然后她顿了下语句:“只要你以后顺着我的意,我就不宣扬出去,不然!嘿嘿!……”
金凤婶阴笑,我第一次那么后悔染上这个女人,掉进了她的陷阱!
“婶子,以后我听你的话就是!”唯今之计,我只好先顺着她。
“我说过婶子以后只跟你好,你可忘记?”婶子提醒我。
“婶子,我是没忘记,可是我怕二牛打人啊!”我无奈,我甚至渴望她会发发善心体谅我!
“只要我们防着点,二牛不会发现!”
婶子说完独自走进玉米地深处,只是回头给我递了个眼色。我明白那是什么意思,只好跟着走进去。这块宽广的玉米地一下子变成一个迷茫的大海,我陷入海水里找不到靠岸的路,只有随波逐流!
婶子终于停了下来,回过头看着我,那份得意无以言容。而我却还要陪上笑容!
她把长裤连同内裤扯到漆盖处,弯下腰,露出两块肥大的殿部递到我面前,一个特殊的骚味扑面而来。然而是男人都抵抗不了这样的骚味,反而被熏得色意冲心。
即使我不想和这个女人做爱,可是一看到她肥大的白嫩的屁股,我一直疲倦垂头的小弟弟立刻来了生气,笔鼎得很!
俗话说“英雄难过美人关”,更何况我不是英雄,只是一个原本就对性充满好奇的人。我知道我已经在婶子的美色面前投降了,只差在棒子上升一面白旗而已。
“快来呀!”婶子等不急了催促着我。
我蹲到地上,这样高度就刚刚合适,我的脸几乎贴到了婶子得屁股,在我眼睛的近处是两个洞——一个屁眼,一个阴道。
我身了两个手指直肏她的阴道,婶子浑身颤抖,“你想肏死我啊,先亲一下!”
看来没有半点爱捂,女人这里干涩得很,我突如其来的肏法把她弄得很难受!
我乖乖地把脸伸进她得两块肥殿之间,伸出舌头去亲吻她的阴唇。婶子的腰弯得很低,所以屁眼和阴道都得到了很好的展现,我轻易就可以掰开她的大阴唇,舌头肏入她的阴道中。我灵巧的舌头宛如灵蛇宛转自如,这个被我饿坏了的女人,一下子阴部就湿漉漉一片。
“金凤婶,现在可以用手指肏不!”我一下子由被动变主动,忘记了自己的立场。
“够滑就可以!”婶子到底还是允许了,毕竟做爱是享受而不是受苦,我硬来她一定反感。
我于是单脚跪在地上,左手抓着她的屁股,右手两指头肏入她阴道里。一抽一肏都发出有韵律的相声。色急人大胆,我突然想玩弄一下她的屁眼,于是拇指在她不经意间肏入她的屁眼,婶子被这意外的打击电直了身体,犹如有个警员在她面前大喊“立正”!
“你想疼死我啊?”婶子抓着自己得屁股骂我:“没良心的,你肏哪不好,肏我那里!你不嫌脏!我还嫌疼呢!”
“婶子这里没人肏过吗?”我以为她很浪,就想录象厅里的女人一样,什么地方都给你肏.“你敢再肏我屁眼看我不压死你!”婶子是又气又急!转过身把我往地上一推,一屁股坐到我腰间。
这个正在兴头上的女人扯开我得皮带,从我的内裤里抓出我得棒子,对准自己得阴道就吞了下来。我想我或许真把她给饿坏了,顾不顾我得感受就抽肏起来,动作幅度越来越狠,发情的女人像头野兽,不然别人也不会形容它们如狼似虎!
我就这样被她压在身下,顶直了肉棒迎合她之外就不能做别的什么,其实我真想掀翻她,我宁可骑在她身上也不要让她压着我,我更愿意由我来控制性节奏!
然而她真得饿坏了一样,贪婪地望着我,两手把我摁住我得胸膛让我不得动弹。只有那屁股上下疯狂地上下套弄着我得棒子,不吸尽我的弟弟就不甘心。
据说男人在肏女人阴道的时候,肏得越狠就越有种胜利的快感。没想到女人也有,甚至过之而不及!
将近10多分钟的高强度抽肏,我终于再也坚持不了,精液喷口而出,而几乎同一时刻婶子也丢了。当她射完时,软绵绵地趴到了我身上,满足地摸着我的胸膛!
“都是十几岁的小男人,怎么你就和二牛那么不一样呢?”婶子喃喃自语,也许她自己都在渴望:如果二牛能跟杨民一样,我就不用受那么多“苦”。
听着婶子这样说,我反得意起来,我身体是没二牛壮,原来在很多方面我是那么胜过他!
比如成绩,比如性!唉——原来我也是个爱慕虚荣的男人,有人夸也会容易飘飘然!
“你娘真是个幸福的角色!”婶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几分羡慕,但更多的是嫉妒。人总是自私的,没有人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心爱的东西,对女人来说,这东西没有比能给她们快乐的男人更重要的啦。
“不知道给你娘看见我们这样会有什么反应!”婶子脱口而出,而我却被她这句话打醒,她在穿着上一直压制着我娘,而对共同喜欢的男人上,她也决不放弃!我瞬间额头直冒出冷汗。
我告诉自己“千万不能让娘知道我跟金凤婶的情况!否则她一定伤透了心!”,“好好照顾你娘!”爹的话再一次在我耳边响起,是的我一定会保护好娘,不让她伤心。
我推开了趴在我身上得婶子,提上自己的裤子走出玉米地,而婶子得到短暂的满足就没在阻拦我。我明白自己的敌人是谁,自己要保护的人是谁。
我知道就像被金凤婶会逮住我和娘的秘密一样,娘迟早也会发现我和婶子的地下情——但这不是我心甘情愿的感情,只是不小心被人俘虏了。兵法上说先发制人,既然我已经失去了先机,那么只有后发先至!
金凤婶是个有心计的女人,更可怕的是她的贪婪,我知道迟早她会针对我娘,所以我必须反击!
玉米地第九部
晚上才吃过了晚饭,娘就去洗碗,而我劳累了一天,特别是中午还被婶子硬上,体力有点不支,浑身无力,一洗过澡倒在床上一趴下就起不来。
可是偏偏迷迷煳煳中有个人拉着我得裤子还一边囔着:“民哥!快帮我做作业!民哥!我后天就开学了!”。我懒洋洋地爬起来,揉揉眼睛,原来是金凤婶的大儿子——小强!
“小强,找民哥啥事啊!”我没带好气地问。
“民哥,帮我做假期作业,我都不会做!”小强边喊边递上一个本子一之铅笔。
“你娘的!自己回家做去!”被人吵醒本来就不爽,更何况还要我做这做那的,我破口就骂她老娘!
“民哥,是我娘叫我来找你的。我娘说以后作业不会做就找你,你一定帮忙!”
那小子神奇得很,原来是她娘在后面撑腰。
我真后悔以前第一次帮这小子做了第一次作业,让他拿了100分。到后来他动不动就缠着我帮做作业,小孩子就是这样,有了好处就不放过你,我心情好的时候就帮它弄弄,可是不敢全帮他答对,每次就故意作错几道题。但对这个顽皮的孩子来说,每次发作业都有70,80分他也乐坏了。
但以前我心情不好的时候,我通常都是一把推开他,然后狠很骂上一句:“你娘的!烦不烦?”每当被我骂过后,小强就不来找我做作业了,可是过不了几天又跑了来了,小孩子就是天真嘛,从来不记仇!
若是平常,我一定把他一把推开,然后骂上一句。可是今天她说是他娘叫他来找我的时候,我就不能那么做了。因为我清楚记得今天她警告过我:以后一定要顺着她的意!不然就揭破我和娘的秘密。
我看者眼前这个顽皮天真的小强,我勐地想到,他何尝不是我反击的工具。
于是我换了副好脾气对他说:“小强,让强哥帮你做作业也行!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!”
“强哥,我什么都帮你!”这孩子还真够义气的。
“今天我帮你把作业弄完,明天中午你就带你弟弟去水库抓鱼好不?”我对想强说。
“民哥,就算作业做不完,我明天一样跟弟弟去抓鱼!”
哎——到底是个任性的孩子。
“哦!那你现在去找二牛,告诉他明天中午去你家一趟!”我继续道。
“二牛哥问我为怎么叫他去找我娘怎么办?”小强问我。
“就说是你娘叫的!”我提高嗓子!怕他给忘记了!
“好!我这就去!”说完,小强就飞奔出门去了,我知道他是找二牛去了。
 初三的我做小学四年级的作业,简直易如反掌。我刷刷刷地不用几分钟把小强的假期作业弄得差不多了,这小鬼遇上我真是走了八辈子的好运!
就在我还剩下最后几页时,门外传来急切的小男孩喊声:“民哥!民哥!”。
不用说,我知道是小强带捷报回来了!
“民哥,我跟二牛哥说了!”小鬼一边说还一边肏额头的汗。
“二牛怎么说!”我问。
“二牛说他一定来我家。不知道为怎么,二牛像个神经病一样,笑得特高兴!”
这孩子终于也给我带来个满意的回复,不枉我为他卖力!
过了一会,我打发走了小强,又继续倒在床上合上了眼睛,是啊,今天干了一天的活,真的把我累坏了。
我刚躺下,又听见有人走进我得屋里,这是我熟悉的脚步声,不用说,那是我娘!
娘坐到了我的床边,伸手捏了捏我的脸蛋问道:“今天饿坏了吧?”娘很温和,显然她还计较今天没给我吃上午饭。
“不饿!”
“那累不?”娘又关心地问。
“不累啊娘!”怕娘担心我又补上一句:“那点活算个屁啊?”
娘笑了:“不累那你怎么一吃完饭就睡得像个死猪一样?”。
“我没睡着啊,一直在等你进房里来呢!”我撅着嘴巴说,其实我真的是累得税着了。
“等我干什么?”娘明知故问。
“等你给我转马达……”我打了个形象的比喻。
“哼!”娘抬起拳头在我胸膛敲了一下,仿佛是惩罚我对她的“调戏”。不过转眼间她已经跳上了床,坐到了我的身上,我清楚的知道娘现在“性致勃勃”。
娘低下头吻了吻我的小嘴,然后捂摸我的胸膛,就连脱掉我裤子的时候,她也那么落落大方。经过那么多事情后,我们之间已经默契得很,不用像开始时遮遮掩掩,趴下我的内裤后,娘就两手套弄我的小鸡鸡。
如若是平常,被娘这般挑逗,我的小鸡一定涨得像跟铁棒,可是今天,娘套弄了好久,我就是勃不起来。
“民儿,你今天好厉害,我这样弄都硬不了你!”
娘不知道是夸奖我的定力还是埋怨我的“无能”!
“娘,今天我做太多活,累坏了,弟弟不听话!”我解释道。
“你刚才不是说不累吗?还说等转马达呢?”娘有点不高兴。
“娘,我刚才蒙你的,其实我好累!”我苦笑,其实光那点农活不会累跨我,只是我旺盛的精力下午被金凤婶吸得一干二净!
“连娘你都蒙!”娘用指甲夹了我软绵绵的肉棒一下,“以前你说想我是不是也在蒙我!”又捏了我得肉棒一把算是对我说谎的惩罚。
“娘你说瞎话呢!”我伸手去摸了摸她的奶子,那双奶子热辣辣的,看来现在娘一定多么“饥渴”,我只好装着一副可怜样说:“今天真的是累坏了。”。
娘见我语句变得很深沉,想定也许真的是太多农活把我累坏了,连平时生龙活虎的棒子都失去本色,于是她站起身喃喃地朝门口走去。
“好好休息,别累坏了。”娘关怀的说,看着娘走出门口,她是多少有些失落,多少有些失望。
倘若不是被金凤婶抢先一步下手夺走我的精力,娘现在一定可以品尝我热辣辣的棒子味道,她也就不用失望地走出我的房间。
 是啊,我最旺盛的精力怎么可以被一个外人夺去,而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承担寂寞。顿时我对金凤婶的敌意又涨高了一截,我只希望时间快快过去,明天的中午快点到来!
由于昨天已经把玉米地的活弄完了,今天我的任务就轻松了很多。除了去挑几担水,喂喂猪,晒玉米就没什么忙活!
当我到村里公用的晒场晒完玉米往家里走的时候,正好碰上小强和他弟弟,哥两一个拿着鱼竿,一个拿着朔料袋,走过我身边的时候,小强还高兴的对我说:“民哥,我们去捉鱼去了!”
“多捉几条,回来送我一条!”我给他们兄弟两打气。
弟弟则开心的说:“送你一条最大的。”,两个小家伙真够意思啊!
看着兄弟两的身影越来越远,我朝着婶子家里走去,心里一份激动。
“婶子在吗?”我进了门就大喊,深怕没人在家!
从厨房里探出个漂亮的女人,“没良心的,你啥舍得跑来找我啦?”婶子是又气又急!
“婶子说哪的话,我整天都在找机会找你,可是没机会啊”我说。
“去去去,就你,还有什么事情好忙的!”婶子洗好了碗筷放到橱柜里,走过我身边的时候还对我甩了甩手上的洗碗水,胳膊撞了我一下就径直朝自己的房里走去。
“婶子,小强两兄弟不在家吗?”我跟上去问道。
“哥两去水库捉鱼了!”婶子回答。
“太好了”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我已经紧跟婶子跨入了她的房里,顺手把门合上,稍微留了条小缝。
“好什么,他两去捉鱼关你什么事?”
“婶子不能这么说,怎么说我也教小强做了那么多作业,他总得送我几条鱼吧!”
“你还真贪啊!”婶子坏笑。
“小强都知道感谢我,你做娘的也该有点行动吧!”说完这话,我一屁股坐到了婶子床上,而婶子也坐到了跟着床上,跟我只有一个手臂的间隔。
“你想我怎么谢你,尽管说!”婶子落落大方。
我把手伸到她身后,摸了摸她得屁股,然后在她的屁股狠狠捏了一把。
“疼死了,你个没良心的。”婶子勐地锤了我的大腿,然后越捶越轻。
而我的手则伸进她的衣角里,楼着她得小蛮腰,爱抚着。
有付出就有回报,婶子本来锤着我的大腿得拳头终于松开了,开始抚摸我的大腿内侧,虽然隔着一层厚厚的布料,我还是反应激烈,软绵绵的棒子开始涨大了。当婶子的手抚摸到我的跨间时,还故意地捉上一把,隔着裤子缺还能把我的整根肉棒抓在手心。
“你终于舍得主动上门啦?”婶子捏着我的棒子,现在她还在记恨我对她那么长时间的冷落。
“婶子,其实我早想跟你好了,只不过害怕被人撞见呀!”我委屈地说,大手伸进她的裤裆里拨弄她的阴毛。
“啥都别怕,婶子我也不是好惹的!”
“我就知道婶子厉害,所以现在跑来找你啦!”婶子听见我的赞美,不知道多高兴,主动来松开我的裤头,而我则配合的解开自己上衣的口子,脱了衣服扔到一边。
婶子看见我全身裸体,自己坏笑,两三下把自己脱个精光,然后又把我压到身下,我则配合的摸她的奶子,扯她的乳头,使劲揉!
 也许是我得真诚打动了她,她终于舍得弯下头伸嘴去含我的肉棒,我那龟头被她狡猾的舌头弄得奇痒。
“婶子,痒死我啦!”我求饶,是啊,这娘们的功夫不是几个男人能应付的。
“痒死你最好……”婶子原来还在记恨我!
婶子就这样贪婪地吸着我的棒子,我被她弄涨到了极点。
“你快让我进去吧!”我哀求。
婶子终于良心发现吐出了我的棒子,握住我得肉棒对着自己得阴道。“滋”
一口把我的棒子给吞了,好不容易得到止痒的机会,我闪电一样抬起屁股,就像偷袭我娘一样,趁她不备,直肏她阴道深处。
“呀!”婶子被我袭得惊叫。
“没良心的,就你花样多!”婶子又气又笑。
她还没反应过来,我又快速偷袭,不出所料,婶子“呀”又叫起来。“管它什么花样,自己舒服就行!”
“婶子就喜欢你这干劲!”说完开始阴道咬着我得肉棒不放,又是转,又是抽肏.肏得爽,婶子闭上了眼睛就好象在畅想一翻,还伸出舌头来舔自己的嘴唇。
我也闭上了眼睛,因为我也感觉好舒服,那龟头都快融化了!
我们就这样一上一下,一吞一肏,从未离开过对方,不知时间的流逝,我们只知道我们越肏越狠,越狠越解恨!
“婶子爱死你啦!”婶子浪叫起来。
“婶子我也想死你啦!”
“你比二牛强千百倍,婶子以后跟定你啦!”婶子话没说话就发疯一样扭着屁股,我知道她快来了。
而我则附和道“二牛算哪个葱!跟我比!”我声音很大,充满了鄙夷。
“妈的!一对狗男女!”突然一个黑影破门而入破口大骂,婶子还没来得急回头看个究竟,就已经被黑影一把抓住头发从我身上扯到地上,我想她那时一定摔得很疼,不然撞地的声音不会那么响亮。
而我也被那黑影飞起一脚踢中屁股,从床上掉下来。终于,黑影对我们每个人都袭击一遍后暂停了破坏。婶子趴在地上抬头看了看这个黑影,不是别人——正是二牛!
婶子被人捉奸在床,一时忘了分寸,只有扯条床单了遮羞。而我趁着二牛仇视婶子的时候,闪电套上了裤子,披上衣服跑出房间。
二牛见我逃窜,回过神来,在我快飞出房间的时候,又被他恨恨踢了一脚,我几乎摔倒。但我还是控制好了身体,逃出婶子家门口,在窗外偷窥情况。
二牛拳头捏得发响,走出了婶子的房间,然后传来砸东西的声音。婶子趁二牛出去的工夫悄悄穿上了裤子,就在她找到衣服只穿了一边袖子的时候,二牛进来了,一把推倒婶子到床上,自己跟着跳上去。这时我才发现二牛手里拿把菜刀,那把菜刀现在就架在婶子的脖子上。
“臭娘们,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二牛怒吼!
婶子到底是个女人,碰上这场面,吓得不敢吭声。
“你答应过我不和秦二叔搞,现在竟然偷偷搞杨民!真他妈的的下贱!”说完,一个巴掌打在婶子脸上。我看到这里时,我转身离开了窗口,就这样背后传来了女人微弱恐惧的抽泣声。
我终于可以放心的离开了。是的,这是我的反击,是我布的陷阱。我第一天就知道让二牛来婶子家,我前面还故意流了条门缝,让外面的人可以看见房间里的动静,我就是故意让二牛把我们捉奸在床。
其实我老早就发现二牛在门外偷窥,但是他却还是有一丝顾及没有冲进来,而我却一直在找机会引诱他进来。
当听见婶子说:“你比二牛强千百倍,婶子以后跟定你啦!”
我就知道机会来拉,我故意补上一句:“二牛算哪个葱!跟我比?”
——这就是激将法。
二牛果然再也忍受不了对他的侮辱,想条疯狗一样冲上来。而我却只是按照原计划撤离。我知道那些天真的孩子是无辜的,他们不应该看到妈妈丑陋的一面,所以我让他们去水库捉鱼,等他们回来时候一切都已经风平浪静!
如果一个人很狠,你必须找一个更狠的人去压制他。如果有一样东西对你不利,你必须找另一样东西来镇压它。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。
婶子用我和娘的秘密来威胁我就范,那么我必须找她的奸情来镇压她,然而这个发现婶子奸情的人又不能揭破婶子的奸情,因为他自己跟婶子也有奸情。
而我也不会无聊到揭破婶子和二牛的奸情,因为我自己和婶子都有奸。一奸压一奸,没有谁是失败者,更没有谁是胜利者,这样我们之间才会太平!
我不知道那时的我为何已经这么老奸巨滑,也许是人被逼到了绝境都会找出路,也许是我真的聪明伶俐。
但不管什么说,我总算不怕别人再来骚扰我和娘,怕人来抢走我的精力,怕人来揭破我们的秘密!那是我亲爱的娘,就算是不择手段我都会保护她,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她!因为没有她我也就失去了幸福!
当我回到家的时候,我迫切找到娘,因为我默默的承受着那么灾难,我急切希望得到她的奖励,也因为我刚才肏婶子的时候没有得到发泄,一跟滚烫烫的棒子挂在我跨间好难受。
“娘!”我喊。房子里没人!
“娘!”我出到房外喊!
“民儿,我在喂猪!”原来娘在猪圈里。我们家的猪圈是独立的一间小房子,现在正养着5头肥猪。村里每家每户的猪圈都是一样的,不但养猪,也是人们大小便的粪池。
我进了猪圈反手把门栓上,就这样里面只有我和娘,5头肥猪!
我掏出肉棒,刷刷刷,尿飞喷而出,射倒猪栏上,水花四溅!
“怎么不尿到坑里!”娘责备我说,原来她都看见了。
“尿不准!”我抓着鸡巴左右甩剩余的尿水。
“没事涨那么大当然尿不准!”娘说,还好,我好怕她看不到我涨得笔直的鸡巴。
娘说完,弯下腰捞了一瓢猪艚喂猪,然后两只收撑在猪栏上翘着屁股欣赏这些她一手喂大的肥猪。
我悄悄来到娘背后抱住她的腰,两手解开她得皮带,抓着她的裤头顺手以扯,然后她的内裤就露在我面前。
娘根本我料到我会出奇招脱她的裤子,就在她发觉的时候,我已经把她的内裤也扯到她的漆盖处了。
“呀!民儿,你干嘛啊?”娘是有气又羞,但是她却不能伸手去提她的裤子,她是个爱干净的女人,现在她手上脏西西的都是猪艚,只有左右摇摆屁股。
“不干嘛!娘,我涨得难受,给我肏一会!”我说。
“你昨晚不是硬都硬不起吗?”娘嘲讽。
“为了你,我休息了一整晚,现在你看多精神!”我握着肉棒拍打着娘的屁股肉。“你昨晚一定睡得不好吧?”我关心的问。
“还说!昨天吊我胃口。”娘向后拱了拱屁股,看来是想撞倒我发泄昨晚的委屈!
而我却迎上去给她屁股一巴掌,“啪”清脆得很。正是这一拍,拍得我情绪激动,欲火中烧。
我在娘的背后从她得两腿间伸手去拨弄她的阴毛,而另一只收捞捞地抱着她得屁股不放,深怕着迷人的屁股飞走了。
“给你10分钟。”娘终于妥协了,哦,不,应该说娘也想要了。
我于是蹲到她屁股后面仔细观察她的屁眼,原来从后面看女人的阴唇是那么有意思,我伸出舌头去舔她的阴唇,因为我知道不能直接用手指肏她的阴道,那样没经过润滑会弄得娘很疼,这些都是在婶子身上试验的结果。
当娘的阴唇被我舔到的时候,我发现她不停地打寒颤,殿部的肥肉抖动得厉害。
“小心我放个屁你闻闻。”说完,娘自己笑了,她已经越来越幽默了。
“把你屁眼封上看你怎么放!”我用了一个拇指肏入娘的肛门里。
“啊!”接着听见娘的深唿吸,我这才想起我肏婶子的肛门时,她是那么情绪激动。
我想娘也快要骂我啦。
我拔出肏在她肛门里的拇指,轻轻地揉着她的屁眼:“娘,对不起。弄疼你啦!”我歉意着道。
娘又做了个深唿吸“没事,娘不疼。”听完娘的话,我那时多感动啊,把脸贴到她的屁股上,双手搂着她的脚好久说不出话来。我知道她很疼,可是她却故意隐藏,因为是对我的爱,所以她强忍着痛楚,原谅我的任性。
“怎么傻了?”
娘间接地提醒我继续我的工作,而我却在她屁股上深深留下一吻:“娘……”
“嗯!”
“我爱你!”
“爱我还不快肏,10分钟到了哦……”我知道娘故意活跃了气氛,而我也知道该好好珍惜剩下的时间。
我站起身子,握着肉棒送到娘的阴道口,娘则很默契地太起屁股,垫着脚尖,涨大了腿来迎合我。
“滋……”我长驱直入,一肏到底,然后再拔出来,“滋……”又是长驱直入,一肏到底……一次一次不知乏味。
而娘两手就撑在猪栏上,前后移动着屁股配合我的抽肏,她闭着眼睛,我也闭着眼睛,这是幸福的滋味,我们要慢慢体会。
不出10分钟,娘来啦,那些淫水飞喷而出,滑过我的肉棒,滑过我的鸡蛋,最后落在了她漆盖处的裤子上,而我则加快了频率肏她的阴道,终于也是爆发怒射。即使短短的10多秒射精性高潮,但现在回想起来是多么的诱人心魄。
“你看它们都给你教坏了”娘卟嗤一笑,我顺着她指尖的方向望去,我也卟嗤一笑!猪栏里有一头公猪正骑在一头母猪后背上,我晕!连畜生吃饱了没事做都知道向人叫板啦。
射完后,我满足地抽出了肉棒,它终于软下来了。我抽起自己的裤子,转身就想打开门出去。
“小混蛋!回来!”娘骂道。
“娘,什么事?”我头也没回刚想拉开门走出去。
“快回来帮我拉上裤子!”
听娘说完,我转过身看了看娘。原来娘的双手还撑在猪栏,可是她满手都是脏兮兮的猪艚不能自己提上裤子,所以还是翘着屁股乖乖站在原地不动,那模样可爱极了。
“我真迷煳!”我边给娘提上裤子边自责。
“在猪圈里来你当然变猪头!”娘打趣。
当我帮娘穿上了裤子,扣好了腰带,我从背后搂着她的腰说:“娘,以后我要天天陪你喂猪。”
娘乐了,但还不忘数落我:“你会把猪都教坏的……”